写碑之心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4-22 15:48:53  浏览次数:

图书信息

书名:写碑之心
著者:陈先发
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
书号:978-7-5336-8625-3
印张:8.25
开本:32
页数:264
出版时间:2017.10
定价:48元
 
 
内容简介
 
本书收录诗人陈先发二〇一年〇年至二〇一七年创作的诗歌一百一十余首,其中,《与清风书》《丹青见》《前世》《白头与过往》《姚鼐》《写碑之心》等已成为当代诗歌的重要收获。诗人在题材上的经营、语言上的敏感、结构上的考究、修辞上的推敲,以及对古典意象的现代表达、对传统伦理的当下命运的思虑尤为引人注目。
 

 
作者简介
 
陈先发,安徽桐城人。一九六七年十月生。一九八九年毕业于复旦大学。著有诗集《春天的死亡之书》(一九九四)、《前世》(二〇〇五)、《写碑之心》(二〇一一)、《养鹤问题》(二〇一五)、《裂隙与巨眼》(二〇一六)、《写碑之心》(修订版,二〇一七)、《九章》(二〇一七),随笔集《黑池坝笔记》(二〇一四),长篇小说《拉魂腔》(二〇〇六)等。
 


编辑推荐
 
二〇一七“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作品
睽违经年,修订重版
 
 
 
目录
 
卷一
 
与清风书  〇〇三
白云浮动  〇〇七
雨: 喑哑之物  〇〇八
大雁塔  〇一〇
登天柱山  〇一一
风景  〇一三
化外  〇一四
鱼  〇一六
丹青见  〇一七
前世  〇一八
从达摩到慧能的逻辑学研究  〇二〇
隐身术之歌  〇二一
秩序的顶点  〇二二
纪念一九九一年以前的皂太村  〇二三
偏头疼  〇二四
木糖醇  〇二五
我是六楞形的  〇二六
鱼篓令  〇二七
伤别赋  〇二八
青蝙蝠  〇二九
两条蛇  〇三〇
街边的训诫  〇三一
悼亡辞  〇三二
母亲本纪  〇三三
北风起  〇三四
戏论关羽  〇三五
器中器  〇三六
黄河史  〇三七
在上游  〇三八
最后一课  〇三九
端午  〇四〇
春风斩  〇四一
树下的野佛  〇四四
病中吟  〇四五
两岸  〇四六
陈绘水浒(选四)〇四八
秋日会  〇五二
村居课  〇五三
中秋,忆无常  〇五四
甲壳虫  〇五五
秋赞  〇五六
绝句  〇五七
构图  〇五八
乙酉年春日杂章  〇五九
黑池坝  〇六一
扬之水  〇六二
嗜药者的马桶深处  〇六八
捕蛇者说  〇七〇
天柱山南麓  〇七二
逍遥津公园纪事  〇七五
残简(选二十)  〇七七
鸟类的不朽(选二)  〇八八
 
律句  〇九〇
廊桥之侧  〇九一
早餐与解药  〇九二
谒三祖寺  〇九三
卡车之侧  〇九四
新割草机  〇九五
银锭桥   〇九七
 
卷二
 
白头与过往  一〇一
中年读王维  一一五
听儿子在隔壁初弹肖邦  一一六
十字架上的鸡冠  一一八
湖边  一二〇
蟾蜍  一二一
你们,街道  一二三
孤峰  一三七
正月十五与朋友同游合肥明教寺  一三九
正月十五晚,醉后穿过寿春路桥  一四一
可以缩小的棍棒  一四三
怀人  一四五
翠鸟  一四七
姚鼐  一四九
同类  一六三
两次短跑  一六五
本体论  一六六
难咽的粽子  一六八
良马  一七一
暴雨频来  一七三
晚安,菊花  一七六
垂柳  一七八
不测  一八〇
此时此地  一八二
 
卷三
 
口腔医院  一八五
绳子的两端  二〇三
膝盖  二〇五
伐桦  二〇七
异响  二〇九
硬壳  二一一
睡经  二一三
老藤颂  二一五
箜篌颂  二一八
稀粥颂  二二〇
活埋颂  二二二
秋鹮颂  二二四
卷柏颂  二二六
滑轮颂  二二八
披头颂  二三〇
垮掉颂  二三二
写碑之心二三四
与顾宇、罗亮在菲比酒吧夜撰  二四九
杏花公园散步夜遇凌少石  二五一
游九华山至牯牛降一线  二五三
两种谬误  二五五
拉芳舍  二五七
 


内文节选 
 
与清风书
 

 
我想活在一个儒侠并举的中国。
从此窗望出,
含烟的村镇,细雨中的寺顶,
河边抓虾的小孩,
枝头长叹的鸟儿,
一切,有着各安天命的和谐。
我会演出一个女子破茧化蝶的旧戏,
我也会摆出松下怪诞的棋局。
我的老师采药去了,
桌上,
他画下的枯荷浓墨未干。
我要把小院中的
这一炉茶,
煮得像剑客的血一样沸腾。
夜晚,
当长长的星座像
一阵春风吹过,
夹着几声凄凉鸟鸣的大地在波动,
我绿色深沉的心也在波动。
我会起身,
去看流水。
我会离琴声更近一点,
也会在知冷知热的小路上
走得更远一点。
 

 
蛙鸣里的稻茬,
青藤中的枯荣,
草间虫吟的乐队奏着轮回。
这一切,
哦,
这一切。
我仿佛耗完了我向阳的一面,
正迎头撞上自己坚硬又幽暗的内心。
我闻到地底烈士遗骨的香气,
它也正是我这颗心的香气,
在湖面,歌泣且展开着的。
这颗心,
正接受湖水缓慢苍凉的渗透。
 

 
三月朝我的庭中呕着它青春的胆汁。
这清风,
正是放弃了它自己,
才可以刮得这么远。
这清风直接刮穿了我的肉体。
一种欲腾又止的人生,
一种怀着戒律的人生,
一颗刻着诗句的心,
一阵藏着狮子吼的寂静。
这清风,
要一直刮到那毫无意义的远中之远,
像一颗因绝望才显现了蔚蓝的泪滴。
 

 
故国的日落
有我熟知的凛冽。
景致如卷轴一般展开了:
八大的枯枝,
苦禅的山水,伯年的爱鹅图,
凝敛着清冷的旋律,
确切的忍受——
我的父母沉睡在这样的黑夜。
当流星搬运着鸟儿的尸骸,
当种子在地底转动它凄冷的记忆力。
 
看看这,桥头的霜,蛇状长堤,
三两个辛酸的小村子,
如此空寂,
恰能承担往事和幽灵,
也恰好捡起满地的宿命论的钥匙。
 
一九八六年二月作,二〇〇〇年四月改。
 
 
 
 
 
丹青见
 
桤木,白松,榆树和水杉,高于接骨木,紫荆
铁皮桂和香樟。湖水被秋天挽着向上,针叶林高于
阔叶林,野杜仲高于乱蓬蓬的剑麻。如果
湖水暗涨,柞木将高于紫檀。鸟鸣,一声接一声地
溶化着。蛇的舌头如受电击,她从锁眼中窥见的桦树
高于从旋转着的玻璃中,窥见的桦树。
死人眼中的桦树,高于生者眼中的桦树。
被制成棺木的桦树,高于被制成提琴的桦树。
 
二〇〇四年十月
 
前世
 
要逃,就干脆逃到蝴蝶的体内去。
不必再咬着牙,打翻父母的阴谋和药汁,
不必等到血都吐尽了,
要为敌,就干脆与整个人类为敌。
他哗地一下脱掉了蘸墨的青袍,
脱掉了一层皮,
脱掉了内心朝飞暮倦的长亭短亭。
脱掉了云和水。
这情节确实令人震悚:他如此轻易地
又脱掉了自己的骨头!
我无限眷恋的最后一幕是:他们纵身一跃,
在枝头等了亿年的蝴蝶浑身一颤,
暗叫道:来了!
这一夜明月低于屋檐,
碧溪潮生两岸。
 
只有一句尚未忘记,
她忍住百感交集的泪水,
把左翅朝下压了压,往前一伸
说:梁兄,请了
请了——
 
二〇〇四年六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