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章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4-22 11:49:14  浏览次数:

图书信息 

书名:九章
著者:陈先发
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
书号:978-7-5336-8624-6
印张:8.25
开本:32
页数:264
出版时间:2017.10
定价:48元
 

内容简介
 
本书收录诗人陈先发一九九〇年至二〇一一年创作的诗歌一百四十四首,分颂九章、秋兴九章、杂咏九章、寒江帖九章、裂隙九章、不可说九章、茅山格物九章、遂宁九章、敬亭假托兼怀谢朓九章、大别山瓜瓞之名九章、入洞庭九章、横琴岛九章、叶落满坡九章、黄钟入室九章、脏水中的玫瑰九章、白头鹎鸟九章等十六组“九章”。与以前的创作相比,诗人在题材、语言、意象上的探索,在体例结构与语体风格上的开掘,都具有原创性和典范性。《九章》的文本特征和精神气质显示了与众不同的新质素,体现了诗人自觉的诗学意识和高超的诗歌技艺。
 

作者简介
 
陈先发,安徽桐城人。一九六七年十月生。一九八九年毕业于复旦大学。著有诗集《春天的死亡之书》(一九九四)、《前世》(二〇〇五)、《写碑之心》(二〇一一)、《养鹤问题》(二〇一五)、《裂隙与巨眼》(二〇一六)、《写碑之心》(修订版,二〇一七)、《九章》(二〇一七),随笔集《黑池坝笔记》(二〇一四),长篇小说《拉魂腔》(二〇〇六)等。
 

编辑推荐
 
二〇一七“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作品
精心结撰,新作首发
 

 
目录
 
颂九章
 
箜篌颂  〇〇三
老藤颂  〇〇五
稀粥颂  〇〇八
活埋颂  〇一〇
秋鹮颂  〇一二
卷柏颂  〇一四
滑轮颂  〇一六
披头颂  〇一八
垮掉颂  〇二〇
 
秋兴九章
 
一  〇二五
二  〇二七
三  〇二九
四  〇三一
五  〇三三
六  〇三五
七  〇三七
八  〇三八
九  〇三九
 
杂咏九章
 
群树婆娑  〇四三
膝上牡丹花  〇四五
死者的仪器  〇四七
渐老如匕  〇四九
 
梨子的侧面  〇五一
滨湖柳  〇五三
身如密钥  〇五五
葵叶的别离  〇五七
古老的信封  〇五九
 
寒江帖九章
 
寒江帖  〇六三
秋江帖  〇六五
江右村帖  〇六七
春江帖  〇六九
空白帖  〇七一
汉女帖  〇七三
寒江二帖  〇七五
江右村二帖  〇七七
坝上松  〇七九

裂隙九章
 
不可多得的容器  〇八三
二者之间  〇八四
其身如一  〇八六
来自裂隙的光线  〇八八
黄鹂  〇九〇
云端片刻  〇九二
岁聿其逝  〇九四
尘埃中的震动  〇九五
天赋鸟鸣  〇九七
 
不可说九章
 
早春  一〇一
街头即绘  一〇二
渺茫的本体  一〇四
形迹之间  一〇六
大河澎湃  一〇八
对立与言说  一〇九
林间小饮  一一一
广场   一一三
湖心亭  一一五
 
茅山格物九章
 
良愿  一一九
冷眼十四行  一二一
深嗅  一二二
面壁行  一二四
无花无果的坟茔  一二六
鸟鸣山涧图  一二八
硬木之名十四行  一三〇
植物志  一三一
茅山道上  一三三
 
遂宁九章
 
蝴蝶的疲倦  一三七
在永失中  一三八
观音山  一四〇
斜坡与少年  一四二
玫瑰的愿望  一四四
堂口观燕  一四六
从白鹭开始  一四八
无名的幼体  一四九
斗室之舞  一五一
 
敬亭假托兼怀谢朓九章
 
醉后谢朓楼追古  一五五
暴雨洗过敬亭山  一五七
苍鹭斜飞  一五九
崖边口占  一六一
无名溪畔  一六二
枯树赋  一六四
众鸟高飞尽  一六六
柔软的下午  一六八
行至半途的饥渴  一六九
 
大别山瓜瓞之名九章
 
瓜田  一七三
泡沫简史  一七五
未完成物  一七七
至简之物  一七九
野苹果沟  一八〇
隐匿的桂花  一八二
突如其来的光柱  一八三
三角梅  一八五
终归平面之诗  一八七
 
入洞庭九章
 
南洞庭湿地  一九一
河面的空鞋子  一九三
登岳阳楼后记  一九五
谒屈子祠记  一九七
仿青苗赋  一九九
从赤壁西到岳阳东  二〇〇
垂钓之时  二〇二
枯叶蝶素描  二〇四
湖边一梦  二〇六
 
横琴岛九章
 
孤岛的蔚蓝  二一一
中秋  二一二
蝴蝶的世界  二一四
沙滩夜饮  二一六
萤火虫  二一八
以病为师  二二〇
过伶仃洋  二二一
深夜驾车自番禺去珠海  二二三
夜登横琴岛  二二五
 
叶落满坡九章
 
蜘蛛的装置  二二九
远天无鹤  二三〇
窗口的盐  二三二
叶落满坡  二三四
剩余之物  二三六
枕中的柳林  二三八
芦花  二四〇
鸦巢欲坠  二四一
榕冠寄意  二四三
 
黄钟入室九章
 
自然的伦理  二四七
欲望销尽之时  二四九
精确的蝉蜕  二五〇
我的肖像  二五一
清明祭父:传灯录  二五三
两具身体  二五五
白头妪  二五七
黄钟入室  二五八
嘉木留声  二五九
 
脏水中的玫瑰九章
 
静脉  二六三
虚幻的拱廊  二六四
脏水中的玫瑰  二六五
沸水中的玫瑰  二六六
鸟的封印  二六七
避雨  二六九
山花璀璨  二七〇
死者  二七二
两个念头  二七三
 
白头鹎鸟九章
 
直觉诗  二七七
向自然的衰老致敬诗  二七九
夜雨诗  二八一
悬月诗  二八二
山居一日诗  二八三
拟老来诗  二八五
绷带诗  二八六
母子诗  二八八
白头鹎鸟诗  二九〇
 


内文节选        
 
秋兴九章
 

 
在外省监狱的窗口
看见秋天的云
 
我的采访很不顺利。囚徒中
有的方言聱牙,像外星球语言
 
有的几天不说一个字
但许多年后——
 
仍有人给我写信
那时,他被重机枪押着
 
穿过月亮与红壤之间的
丘陵地带。转往另一座监狱
 
因为他视力衰竭
我回信的字体写得异常粗大
 
那是十月底了
夜间凉爽,多梦
 

 
在游船甲板上看柳
被秋风勒索得赤条条的运河柳
 
她太灰暗了。我们
往她身上填入色彩、线条和不安
 
两岸的医院、居民区、加油站
被肃穆松柏环绕的殡仪馆
 
日常我从不为这些所动
此刻在动荡船舱中,忽觉得
 
它们有了新内容——穿过焚尸炉
的风,正吹拂我们?
 
而柳条垂下,像醒目的鞭子
但中年之后我们同样不为
 
任何新生的感觉所动
对容颜变迁有更深的警惕
 
放弃观看,闭上眼睛
放弃一切,包括审判
 

 
我的枯竭,可以像一幅画
那样挂在墙上吗
这面墙空置已久
 
一个字也写不出时我
把双脚搁在旧书架上
对着墙上空白长久地出神
 
父亲常从这空白中回来
告诉我一点
死亡那边的消息
有时,也会有多年前的
一场小雨停在那里
 
而秋夜深沉
不能入睡的不止我一个
 
世间刽子手鼾声如雷
野地的黑窑工不能入睡
 
南飞的雁鼾声如雷
北飞的雁不能入睡
 
地下的父亲鼾声如雷
墙上相聚的父子不能入睡
 

 
钟摆来来回回消磨着我们
每一阵秋风消磨我们
 
晚报的每一条讣闻消磨着我们
产房中哇哇啼哭消磨我们
 
牛粪消磨着我们
弘一也消磨我们
 
四壁的霉斑消磨着我们
四壁的空白更深地消磨我们
 
年轻时我们谤佛讥僧,如今
加了点野狐禅
 
孔子、乌托邦、马戏团轮番来过了
这世界磐石般依然故我
 
这丧失消磨着我们:当智者以醒悟而
弱者以泪水
 
当去者以嘲讽而
来者以幻景
 
只有一个珍贵愿望牢牢吸附着我:
每天有一个陌生人喊出我的名字
 

 
每时每刻。镜中那个我完好
无损。只是退得远远的——
 
人终须勘破假我之境
譬如夜半窗前听雨
 
总觉得万千雨滴中,有那一滴
在分开众水,独自游向湖心亭
 
汹涌而去的人流中,有
那么一张脸在逆风回头
 
人终须埋掉这些
生动的假我。走得远远的
 
当灰烬重新成为玫瑰
还有几双眼睛认得?
 
秋风中,那么深刻的
隐身衣和隐形人……
 

 
父亲临终前梦见几只麻雀从
祖父喉咙中,扑嗖嗖飞出来
 
据他另一次描述:在大饥荒年份
祖父饿得瘫痪在坝上
他用最后一点力气抓住
几只饿得飞不动的
幼雀,连皮带骨生吞了下去
 
从此我对这个物种
和这个词备觉紧张
我从网络下载了麻雀的无数视频
精研那绞索般细细而锐利的眼神
我看到它们脸上的忧愁
远别于其他鸟类。今天之前
我很难想象会写下这首诗
我只是恐惧某日,在旷野
或黄昏的陋巷中,有一只
老雀突然认出了我……
 

 
茄子成熟时
变得紫黑
一旁的杂草长势更凶
 
出门旅行两个月后
小院景象让人吃惊
我们爱着的茄子被
完全地吞没了
原来一个靠纯粹本性
长成的世界如此不可接受
 
但疯狂的遮蔽并未阻止成熟
我想,我们的写作何不
在这草枯风暖中
随茄子探索一番自身的弱小并
摈弃任何形式的自我怜悯……
 

 
夜间跑步。他们说这幢楼每年
有人跳楼自杀
我停下来凝视这黑乎乎楼体
 
高处几点灯光
像剩余的心脏跳动
 
我有过如此体验:从高高坝上
往下跳时,总有股神秘力量
从背后猛地推你一把
 
而他们在半空中。死亡如此
轻易得以完成——
 
瞳孔急剧放大。依次从
花、花粉、花粉的颗粒中刺穿出去
 

 
远天浮云涌动,无心又自在
秋日里瓶装墨水湛蓝
每一种冲动呈锯齿状
每一个少年都是情色的天才
为了人的自由,上帝自囚于强设的模型中
 
每一片叶子吐着致幻剂
每一棵树闪着盲目的磷光
少年忍不住冲到路上
却依然无处可去。前程像一场大病无边无际
 
但山楂树,仍可一唱
小河水仍可一饮
诗人仍可疯掉来解放自己
自性蛮荒的巨蟒,仍可隐身于最精致的吊灯
 
仍可想一想死后
这淳朴的蜘蛛还在。灰颈鹤还在
水中无穷溶解的盐粒还在
载动我们下一次生命的身体,依然无始无终
 
仍可想一想那狱内文字
并未断绝;许多人赖以为食的世界之荒诞
远未被掏空
仍可以世象之变,以暗下去的血迹,来配这明净秋天
 
这干灰中仍有种子
可让孤独的人一饮而尽。这镣链之
空和六和塔之空,仍在交替着到来
这旋转的镍币正反两面也
仍可深藏那神秘的、旁若无人的眼睛——
 
二〇一四年十月作,二〇一六年十一月改